2011年8月5日 今天家裡來了一位同樣也是住在島嶼上的朋友〈將軍漁澳-阿弘〉。   會跟阿弘認識是在前些年經過朋友的推薦才逛進他的部落格,經過幾次的瀏覽後才在漸接的互動中了解到原來我們同樣對於所成長的島嶼都有著一份很強烈的感情。


今天阿弘來到了小琉球,這也是他從家鄉的島嶼搭船離開後又再次搭船來到另一個島嶼朋友家「搭船後改搭飛機後又搭船」,交通行程上一 般人聽起來似乎很疲憊,因為對於同樣是住在裡島地區的自己感受起來則不認為會累。   雖然很長時間的待在島嶼上過著小小與世隔絕的生活,但只要一有時間離開島嶼到達都市後,會對於每樣事物都像是出國一樣頗感新鮮,可這種新鮮感會在一天或兩天後慢慢消失,開始想念起回家的路。

想畢阿弘當時心情應該也是這種既新鮮又好奇的感受吧!  


果然! 阿弘一來到小琉球、看不出他身上有任何一絲疲憊感,身上的牛仔褲換成較輕鬆的海灘褲後就和家裡的房客聊了起來,真不改其爽朗個性。


................................................................................................................................................................................................................

在今年暑假前夕初次前往將軍嶼,從澎湖馬公港搭乘一天只有少數航班的載客交通船兼貨船的〈光正倫  號〉,整艘船外型及船艙裡的氣味幾乎就像是在我念小學時期映像中的一艘小琉球和東港往來航行的交通船〈新觀光 號〉的放大版。

站到光正倫的右側甲板上看著船身緩緩駛離澎湖馬公港...........!



走到甲板前駕駛艙旁和船長聊了幾句,得知他們是除了發佈颱風警報才停駛外,連東北季風季節也頂多刪減幾趟航班一樣照常航行。
在和船長談聊的過程中透露出背負著所要航行接運送物資的小島居民們的希望,卻不是只有個人的經濟收入,而是一種責任。

船身漸漸開往遼闊的大海,心中對於從未到過的外海島嶼的好奇感。






經過了約一個小時的航行,船隻靠岸後,走出船艙就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轉頭一看是部落格版主阿弘,他將自己所騎的小五十機車讓給我,還要我跟著聽著音樂跟著走就會到達他的民宿了。

心裡想著,終於踏上了將軍漁澳這塊島,整塊島的感覺就像是未上色的自己家鄉小琉球,海水的味道聞起來沒有一絲油垢味很舒服。




從下船處騎車不到一分鐘便到達了民宿,很有阿弘他的個人風格。  在尚未和他見面的時候就已經從部落格裡的文章及照片開始了解到他是一個很有行動力的年輕人,要不是在環境交通上的設限,民宿的很多地方都必須依靠他們自己的工作團隊來以手工完成,購買現成的設備裝具似乎在他們的感覺上是一種奢侈品,不然他的民宿應該不會是只有這樣。



他在自己的民宿兼餐廳的外面箱畫上一個潛水旗,這也意味著他已經又展開一條新的挑戰之路〈潛水業〉。



到了今晚過夜的地點,屋內的擺設部落格裡的房間照片完全一樣,或許是因為已經有看過照片不下幾次所以才顯得一點都不陌生。




放置完行李後,開始騎車環島去。   



全島的岩石構造是由當地島民所稱的〈石刀仔〉微輝長斑岩所構成。


逛了好一些時間幾乎沒看見什麼路人,一路騎下來  完全沒遇到任何人。   



連經過將軍的另一個小漁港,也只有退潮時所擱淺在漁港內的露肚子船隻。   有到過澎湖及澎胡各離島的朋友們應該很清楚,那裡的潮汐漲退潮大約是三米高左右,或許是自己住在小琉球這島上看這自己家鄉的漲退潮頂多也只有上下幾十公分高的潮汐太久而未見識過其他離島地區的大伏潮汐而感到很特殊。

如果這種情形出現在小琉球,島民們應該會開始議論紛紛說,這是一種奇觀了。 




環島完後,改用步行的方式來逛逛將軍嶼的村落。    每間房屋看起來幾乎很有古味、也很有故事性。
以往古人造屋就是以帳種方式在呈現,比較注重房屋的拼裝穩固結構、不重視房務的外觀面貌。




因受東北季風導致這裡的植物都長的不高,護籬之間也都必須用較硬的石材來堆隔才不會被強勁的東北季風給吹落。



走到至高點眼軍國小前想說應該會有學生的嬉鬧聲,到達將軍嶼的日期是屬平日、可是卻連一個師生都沒有,學校的工友也沒見著,該不會就是名符其實校長兼工友吧。



又逛回村內,無意間發現了一 堆生長在破舊瓦礫中的仙人掌,在這些灰色系建築小村落中也總算找到一處塗有綠色的地方




................................................................................................................................................................................................................

村民們悠閒的坐在巷弄中分工的處理手中的馬糞海膽,一般村民到海邊所撿拾的海膽主要是銷售到澎湖本島去,價格以斤計算。




看完馬糞海膽的處理過程後,走到另一條巷弄,也是看見村民們正在處理另一種海膽,口鰓海膽。   口鰓海膽本身也是黑色體系,在將整顆放入水中的時候棘刺會呈現出墨綠色系,所以也因此每個海島地區都有對他不同的稱呼,如:紫海膽、粗刺海膽、綠毛海膽 等...都是對他的稱呼。

馬糞海膽是用來沙西米生吃,而口鰓海膽則因口感上較不比馬糞海膽來的別有風味,所以因此收購海膽的店家幾乎都是用來做成海膽炒飯或海膽炒蛋,也有店家為減輕價格較高的馬糞海膽成本,把口鰓海膽及馬糞海膽兩種混搭在一起上菜沙西米食用。    〈海獺與海膽






在我眼裡,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小漁村,村民們過著像是與世無爭的簡單生活,生活上的開銷收入都仰賴這得天獨厚的豐富海洋資源,可讓我更敬佩的是他們很懂得珍惜大海資源,該是當季所產的物種他才捕抓,絕不濫捕。  能利用的就再加利用也不浪費,像是處理海膽後所洗浸剩下的廢水也都各桶得帶回家灌溉農作物。

................................................................................................................................................................................................................




在與村民閒聊完後,起身前往民宿時撞見了一位在將軍就讀國中二年級的男學生。   我問他這裡的師生都跑哪去了?  他向我回答:因為今天是他們的校慶運動會,所以國中部及國小的師生都全部搭船到對岸望安鄉去參加聯合運動會了,Peggy問他:那弟弟你參加什麼比賽?得到第幾名?
他說:我參加兩百及四百公尺跑步比賽,兩百公尺第二名,四百公尺第一名。   我們誇他好厲害,   他又跟我們說:因為兩百公尺只有兩人參加、而四百公尺只有他一人參加所以要拿名次是輕而易舉...................................!。
 
但我們還是又各自誇講他一次,之後道個bye bye 看著他帶著靦腆的笑容搭著輕快腳步離去。   下圖中著亮橘色運動服的可愛小弟





步行到快到民宿前,看見了全將軍嶼只有一座的教堂,看著外面的堆疊物及門口旁的雜草,想畢應該也有一段時間沒人使用了吧。
這照片中的教堂建築物搭配著灰色天空會讓我想起小時候每逢週六晚上八點所推出的〈大螢幕〉港片裡的道士場景。





回到民宿用完晚餐後和當天所來到將軍阿弘民宿裡做客的旅客們聊了幾句後便回房休息。



隔天  起了個大清早獨自散步到民宿旁的防波堤,看著對岸船隻航行不到五分鐘的望安鄉,從原定點看過去是最顯眼的建築物〈綠蠵龜展覽館〉。




清晨五點多港口內的漁船進進出出已經很熱絡了。




港內一位動作慢調的長輩默默的在小漁筏上修補漁網上的破洞。   從出生長大到年長、能一輩子都待在自己家鄉,這種生活模式真符合將軍嶼居民的與世無爭須求。




將軍嶼是以李府將軍為名

將軍嶼又名將軍澳,其名稱聽說與「李府將軍廟」有關。 依據《將軍廟重修敬立落成碑記》的記載:李將軍是明末遺臣,明永曆15 年(西元1661 年)隨鄭成功抗清而成仁,永曆18 年,李將軍英靈大顯,親自採取木材及金身來將軍嶼,村民便利用木料建成將軍廟。

將軍嶼盛產文石,日據時期開採後,曾經盛極一時。澎湖文石目前雖然禁採,不過民間依然有許多將軍的文石流通市面。其次,日昭和9年(西元1934年)有位將軍漁民在澎湖七美附近海域從事漁撈作業時,無意中勾起一株珊瑚,自此開啟澎湖的珊瑚採撈業。民國60年代澎湖珊瑚漁業在將軍漁民的投入與帶領下,逐漸的由近海延伸至遠洋,聽阿宏說:到了70年代初期是將軍嶼珊瑚漁業發展的顛峰,澎湖的珊瑚王國,可以說是建立在將軍漁民的基礎之上。




將軍嶼富裕繁榮,有著「小香港」之稱。民國70年代中期,因美國抵制屬於保育類的珊瑚商品進口,致使珊瑚漁業逐漸蕭條而沒落。漁業資源也日益匱乏,人口大量外流、老化。將軍嶼的漁業雖然已經沒落,但是將軍的漁民們扔然遵循的祖先們所留傳下來的捕魚方法,把他們過去的「驕傲」反映在生活及宮廟文化上。


在將軍嶼停留的時間不到二十四小時,卻像是過了很漫長一樣,若不是還有行程要趕,真要給他待個三天以上的時間,順便好好的認識一下將軍嶼的海底世界。 在要搭船離開前和大夥留下一張回憶照,下次見!


................................................................................................................................................................................................................


回到8月5日下午,阿弘我們一起去潮間帶,只能說天空不做美,偏偏在這個退潮時間遇到小潮。   大夥們就開始在沙灘上彎了起來,亂跳一番,看誰先捕抓到停留在空中的優美姿勢。



還有這張照,阿宏像把林九踢得很用力。    盡興的玩樂中............





到了隔天阿弘要準備騎車前往碼頭搭船前、大夥當然要來張合照,照片中很明顯誰的膚色最健康。




到了我和阿弘準備合照前卻應Peggy的要求手上要拿著陸客口中的大蛋花,頓時還蠻害羞的。


大夥們下次見!


最後付上一張阿弘的特照,照片是8月5日當天下午和我們去潮間帶時我幫他拍的,走潮間帶時候同行的旅客一路上都是跟著我,只有阿弘和林九兩人會不定時的在我的各個方向出現,從我的左側、右側、後方或正前方,甚至從上面冒出來,不愧是在海邊長大的孩子,對於珊瑚礁地形及潮汐水位的了解,不一下子就和整個環境融為一體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琉球。 漁埕 生 的頭像
小琉球。 漁埕 生

小琉球。 漁埕 生態旅遊民宿

小琉球。 漁埕 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